东上木曦

一推池忆
雷yhx
主磕all忆

因为我的文也被仅自己看可见了,因为我只有这个暑假比较勤,所以还是暂时跳到微博,冲呀,b站去

b站——东上木曦

冲呀——东上木曦

微博——最最最最最最爱的柚子

想要和我一样继续支持喜欢文忆傅忆all忆的可以去这三个平台找我

这个软件我也会继续用,但是能不能发出去就是个问题了。


所以我更就掉粉是什么操作,我还准备暑假日更,我是不是得天天掉,饭冷cp这么惨么

无心【傅忆】(短)

我也真的想过能陪你到最后,知道我发现有一天我连帮你充电都做不到时,我真的放下了你,对不起,留你一人。

 

 

直到傅韵哲生命暂停的那一刻,池忆的眼角才出现了一滴泪,

 

“这就是傅韵哲说的人类的眼泪么?为什么我会流?”

 

身体周围的电流闪烁霹雳着,池忆渐渐感觉到身体无法动弹。

 

最后他站在傅韵哲的床边陪他度过了冰凉的夜晚,陪着早已冰凉的身体一起进去冰冻墓园。

 

 

 

傅韵哲也想要池忆可以懂得爱情,可一但升级了一切就会重来,池忆是他的母亲在他初中叛逆期买给他的,最早一批情感机器人,说是情感不过就是系统设定了一直遵从这傅韵哲罢了,再仿真的身体,池忆的内心深处也是一团铁心做的,可偏偏傅韵哲就是爱上了这么一个没有心的人。

 

 

当池忆看着床上闭上眼睛的傅韵哲时,心里没有任何波澜,以为是以前的傅韵哲跟他做的幼稚游戏,把药往自己嘴里倒,想要渡到他口中时,却因为长期没电,动作机械功能无法进行,系统错乱,褐色的药从他的眼中流出。

 

池忆很想问傅韵哲为什么他的眼泪是褐色的,可是他动不了,说不了话,只能看着傅韵哲。

 

 

 

“小鱼啊——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结婚么?”

“结婚?”

 

“就是找一个永远陪着我度完一生的最重要的人。”傅韵哲静盯着池忆的双眼,多想看到他眼中的波澜。

 

“你不是有我了么?”池忆和他对视,十分平静。

 

傅韵哲笑了笑,摸摸他的头,“对啊——你就是我想要共度余生的人。”

 

“共度余生?不是会有很多人和你共度余生么?”

傅韵哲抿抿嘴,复杂地看着他,“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

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池忆扯着他的手故意瞪大眼睛问他,这是傅韵哲教他的,问人问题就要有好的态度,这样做人家才会想回答他。

 

不过是傅韵哲的私心罢了。

 

但这回傅韵哲没告诉他。

 

“你会知道的——”傅韵哲拉起他的手,“走吧要迟到了”

 

“哦……好吧……”

 

 

 

现在池忆懂了,他真的陪他度过了余生,只不过这最后的一分钟,他留下他一个人。

 

“主人,你等等我,我马上来找你。”池忆知道,傅韵哲喜欢他这么叫他。

 

 

傅韵哲说,这样的池忆,超级乖,

 

他很喜欢。

占tag致歉

总有一天,会让文忆tag里和展池一样,都是展逸文和池忆,而不是别人的故事。


中考完暑假努力更新!!!!


大家一起冲啊我们文忆还是有人的!

重新开始

大家可以看到我把文都删了,

留下了主磕cp的完结短篇,重新开始。


柚子,学生。


也不知道了LOFTER还可以多久,留个微博账号:最最最最最最爱的柚子


我磕的文忆,是展逸文X池忆(雷yhx)


all忆党


脑洞很大,拖更,更新看灵感


想看什么直接说,我很乐意的


最近要中考暂不更可能会把以前的整理好搬来,7.15号以后继续更新


谢谢喜欢

处处吻【文忆】小速打

00

你小心,

一吻便颠倒众生。

一吻便救一个人,

给你拯救的体温,

总会再捐给某人。

一吻便偷一个心,

一吻便杀一个人。

01

你爱热吻却永不爱人

练习为乐但是怕熟人。

池忆生来就是个放荡不羁的披着羊皮的狼。

张着一张可爱的脸,大大的眼睛,嘟嘟的嘴唇,看起来很适合亲吻的样子,软软的脸,还有软塌塌地顺毛,再加上180出头的身高,十个人第一眼看见他都会觉得他是只可爱地小奶羊,但是池忆从来都不是那样单纯的人儿。

他明白自己的优点,所以他充分发挥着这张脸的作用,是个人都不傻,有优势为什么不用。

他从不带女人或者男人回家,他喜欢和不同的人热吻,喜欢抱着他们的肢体,将人吻到无力倒下,吻到窒息,但是他从不和别人上床。

以他现在的家室,不知道有多少人赶着上他的床,好分池家的一碗羹吃。

 他不是个喜欢给家里人添麻烦的人,也从来不是个喜欢把人往家带的,公司有个很爱很爱他的哥哥管着,他吃喝不愁,他的家人从来没有管过他的私生活,对他溺爱无限。

在他的父母看来,现在的年轻人亲亲搂搂也没什么事,只要不搞上床,弄个孩子出来就好。

池忆就这样过着不算是纨绔子弟的生活。

白天和学校里的美女美男抱一抱,谈谈情说说爱,亲一亲搂一搂,晚上去吧里泡泡,看看那些陪酒货色的持久度,尝尝不同口味的酒。

醉生梦死。

反正他自从熬过来高中上了大学就基本没什么事了。

池忆这辈子都没想到,他的第一次翻车竟然是在​他兄弟的20岁生日上。

“这位是展家大少展逸文,也是咱学校的​一名人。”傅韵哲向池忆介绍着。

池忆看着这人一副高冷自持,与烟火红尘不符的样子,很感兴趣的挑挑眉。

傅韵哲看到池忆的反应,很想池忆说些什么,但是还没说就被人拉走了,只好用警告的眼神看看池忆,又同情的看看展逸文。

池忆看到没有注意傅韵哲的眼神,直到第二天才后悔没有在傅韵哲走时多看他几眼,一心扑在该如何对付这个比自己个子高,看起来很有杀伤力又不染人间世故​的哪家溺爱的小少爷。

感情傅韵哲的介绍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。​

“展大少,有兴趣一起喝一杯么?”池忆优雅的举起酒杯,眨着大大的眼睛,一脸单纯的说出这十分俗气却绝不会失手的话语。

展逸文笑着和池忆碰了杯,喝了一口。

这样的人池忆见过,可爱点就可以搞定啦

这么白,一定要让他的下颚落下他种的草莓啊,一定很好看啊。

应该没接过吻吧​

“没有。”

池忆心一惊,是被这小子的外貌迷了头脑,竟然说出来了。

“要试试么?”展逸文微笑着眯起了眼,又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放下酒杯缓缓靠近池忆。

池忆突然感觉到了展逸文身上的危险气息,

难道他的判断出了错误?

不管,送上来的不吃,是傻瓜么?

池忆率先勾上了展逸文的脖子,含住了他的下唇,缓缓的啃咬着,

啊,真软啊,得细细的品尝呢

展逸文松开了口,用左手环上他的腰

池忆感觉到有些许温热的液体流进自己的口中,便长大了双唇之间的距离,将酒精味十足的​液体吸入体内。

一条红色液体顺着两人唇之间的缝隙缓缓流下,

池忆用湿软的嫩舌舔舐​着那股红流,

展逸文感觉到那在嘴角边温热的触感,便主动将唇瓣送入他的口中,任他撕弄啃咬。

“你的吻技很不错嘛——”低沉磁性的男声,在池忆耳边响起。

池忆很满意他自入狼室的行为,正欲将软舌探入他的温热时,却感觉到对方先自己一步撬开了他的齿贝,那圆滑温润的柔软如暴风雨般舐过他的牙床,

却在碰到他的小虎牙时,速度减缓,故意摩擦着那刺人的小尖牙,

细软的滑嫩挠着池忆的敏感处,让池忆的意志渐渐迷失,最终忘了自我,

他何时发现原来自己的虎牙这么敏感了?

展逸文的手臂很有力,足以抱起这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池忆。

抱着人打开门,锁上,一转身,就被人按在了门板上,“很着急?”展逸文又眯起了他耀眼的欧式大双。

展逸文的舌暴风雨一般的又一次侵入了池忆领地,疯狂地吸吮着他的小软舌,空气中弥漫着燥热和暧昧的啧水声。

被人侵略了的池忆还什么都不知,任由着此时再没有一点不如红尘​的风度的展逸文,的翻来覆去。

一大早醒来,池忆是一脸懵的,

艹?他被艹了?

他堂堂池家二少竟然被上了???

他tm还是被灌醉得上的?

昨天他喝的那个到底是个什么酒,竟然喝了点展逸文口中的,没过几分钟就醉了?

池忆动了动,

艹,是真的痛啊!​

“醒了?”

“昂”

“再睡会儿吧”

“昨晚太累了?”池忆一脸邪疑地问着。

“对啊——我家池忆味道很棒呢——”

靠,这男的​这么快就改了称呼?这貌似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吧?

“再睡会儿吧”

“哦”

不对啊?他为什么妥协了?

“展逸文……”是叫展逸文吧?

“嗯?”

身边男人的声音因为刚起床还沙哑着,附带着独特的性感。

Hug me『傅忆』『忆哲』短小

  如果你再远离我一步的话,我在向你靠近一步不就可以了么。

推荐bgm: Hug  me-V,J-Hope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​这是今晚第三次起身了,睡不着。


 

傅韵哲无意识地游着神来到厨房喝了杯冰水。



脑子里已经是第数千遍出现你的影子了。


 

冰冷的眼神,冷酷的眼神。


 

你以前那般的灿烂,不是么?


 

我很了解你的


 

你会来找我的,一定会的。


 

早晨的阳光没有叫醒傅韵哲,脑子混乱,胃里一阵翻滚绞痛​。


 

昨天只是吃了一份没吃完的外卖,加晚上的一杯水。


 

你怎么还不来啊,我想你滚烫的脸庞了。


 



池忆已经好几个星期没见到他了​,只不过是提了分手,他明白他会闹脾气,但没想到这次会闹得这么大,之前也不是没有分裂过,


 

不过是傅韵哲的一个拥抱就好了。


 

​竟然有点想他了。


 

“傅韵哲的电话打不通了!”门外传来的声音让池忆心中一紧。


 

不会出事吧,


 

他这么傻,估计连饭也不会吃。


 

​连自己饿了也是忍着吧。


 

​“池忆!你快去傅韵哲他家看看他吧!”


 

“我还有事情要做,你去吧。”池忆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句话,


 

不能去​


 

傅韵哲一定是故意的,就是想骗他!


 

池忆从来都不是一个坚定的人,在听成员们回来​时说傅韵哲胃病犯了,还发高烧,就已经盘算着晚上偷偷去看他。


 

趁着今天小武哥又是不在,池忆溜了出来。


 

其实是成员放的门,谁不知道这两人很少闹,一闹起来就是很长时间的冷战,如果不复合,估计别说组合,这个房子都住不下去了,


 

可以尬死人的气氛。


 

​池忆打开房间门,看到床中间蜷缩着的傅韵哲,心里一阵内疚。


 

池忆轻身轻脚地坐到他的床边,​用有些冰冷的手摸着他的脸。


 

小心地发出细微的声音,“对不起,来晚了。”


 

傅韵哲眯着缝看到了他模糊的脸,泪水立刻填满了眼眶。


 

“抱我......”傅韵哲委屈地说出这句话。


 

池忆毫不犹豫的将人头捂在自己的怀里​,用手轻拍着他的脊背,犹如在哄小宝宝。



“对不起,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。”池忆轻轻地吻在他的发顶。


 

傅韵哲会抱住他,将他一起裹进被子里,抱得很紧很紧,努力呼吸着他周围的空气,​睁开眼,和他对视。


 

微笑,然后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。


 

其实我很好满足的,只要抱一下我就好了。​